她的刺槐

来自北方

[Drarry] All I Need-如果德拉科会弹吉他

[Drarry] [德哈]
战后小甜饼 一发完
ooc我的

搭配甜汤的歌食用更佳哦☞ http://music.163.com/song/34338936/?userid=135114140 

哈利发誓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出现在这里。
 
大战刚刚结束,霍格沃兹遭受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破坏,那精美的、历史悠久的、承载无数回忆的校园此刻仍堆积着不少染着血迹的石堆与灰烬。所有人心中的恐惧随着黑魔王的死亡而消散,可大战中来不及抒发的悲伤却如同雾气一般无孔不入,弥漫在这座古老的魔法校园的每一个角落,也充斥在所有经历者的心里。
而就在这种时候,在所有人还在为战争善后的时候,哈利波特,我们伟大的救世主,“抛弃”了他悲痛中的师长与朋友,出现在了伦敦的街头。
 
“哦梅林请救救我,如果还有可能的话。”哈利盯着手中的信哀叹出声。
哈利在今天早上从一只不认识的猫头鹰腿上取下了这封信。当然他绝不会承认自己在看到烫着金色纹路的信封时内心有某种隐秘的期待。信里只有一句话,“也许伟大的救世主能在接受万人瞩目的忙碌中抽出时间见一个重要的人”。
紧跟着的是一行时间与地址——伦敦的一条街道,哈利在逃亡中曾路过那里。
好的哈里知道自己应该无视这封挑衅意味十足的信,可结果就是他还是瞒着所有人幻影移行了,并从中午等到了黄昏。
 
“该死的马尔福!”——哈利当然认得出德拉科那华美又嚣张的字体——他攥紧手中的信,迅速的把它揉成一团。
一分钟,哈利想,最后一分钟,那个金发混蛋再不来他立刻就走!……可是他该如何向罗恩和赫敏解释他这一下午的失踪?忽然忘记自己是谁于是在塔楼迷了路?哦不!
“Damn!”哈利一脚踢开路边的石子,伸手将乱糟糟的头发揉的更糟。喷着怒火的眼睛扫向两旁,成功将雨前街道的寥寥行人看得脚步加速。最后一位路过的男人在哈利的怒视下快步转过街角后,哈利深呼一口气,他要赶紧回到霍格沃兹,还有太多事情需要他去做。
压下窜上脑袋的愤怒,犹豫了一秒钟后,哈利低头展开皱成一团的信。
大战后马尔福一家走得太快,哈利最后一次看见的德拉科身形瘦削面色青白,比以往任何一次见到他时都憔悴。他喊着“波特”将魔杖仍给自己的时候,神情里的巨大惊喜和信任险些将哈利击倒。
“德拉科……”哈利的声音轻的几不可闻,你还好吗?
 
“能让名副其实的救世主等待,哪怕是一个马尔福都感到万分荣幸……”
哈利仿佛触电般猛地转身!
“My pleasure,波特!”灰蓝色的眼睛闪着戏弄的笑意,面色依旧有些苍白,德拉科又高又瘦的身子斜靠在哈利身后窄巷的墙上,露出一个非常马尔福的笑容。
“你……”见鬼,哈里觉得自己的眼角烧了起来,喉咙也堵住了。再一次更快速地把手上的信揉皱扔给德拉科,哈利转身大步离开。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哈利在心里大喊。
看似决绝果断的步伐没有持续太久,哈利很快被身后的德拉科拖进了巷子深处。
德拉科紧抓着哈利的一只手臂按在哈利胸前,另一只手撑在墙上将哈利紧紧压住,而此刻哈利没被控制的另一只手握着魔杖,就点在德拉科的太阳穴上。

“马尔福,松开!”哈利咬牙。
“随便你怎么样波特,既然你来了,我就不会放开。”德拉科无视头上的魔杖,紧紧盯着哈利,灰蓝的眼睛里暗潮涌动。
“那就如你所愿,昏昏……”
哈利的咒语没有念完,因为德拉科的嘴唇压住了他的。
那一瞬间,哈利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一个非常短暂的吻,一触即分。
“我说过了波特,我不会放开的,除非你用无声咒。”德拉科挑眉看着他炸毛的小狮子,而后者的耳朵烧红了。
哈利迅速偏过头,片刻后仿佛认命的叹了口气,放下魔杖闷闷开口:“说吧,马尔福,你想做什么?”
德拉科放松了抓着哈利的力度,低头看着男孩脸上几道刚刚结痂的伤口,半晌后他终于开口:“抱歉波特,父亲那里临时有事,我为自己的不守时向你道歉。”
哈利发誓那一刻他差点再次举起魔杖赏眼前这个人一个昏昏倒地,然后质问他把德拉科藏到了哪里——一向骄傲的金孔雀竟然向自己道歉?!哦梅林这个世界疯了吗!
“别用那种愚蠢的眼神看我,波特!难道你认为一个马尔福会没有道歉的勇气吗!”德拉科的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恶声答道。
“好吧马尔福,你什么时候来的?”哈利聪明的转了话题。
“在你诅咒我的时候。”
“非常及时,马尔福。”
“闭嘴吧波特。”
德拉科松开哈利,两人整整衣服回到了街道上。
 
“你还没说你约我来想干什么。”哈利也恶声恶气。
“你可怜的小脑袋里是不是除了拯救世界和干掉神秘人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德拉科明显心情很好,用手理着一头有点凌乱的金发,语气轻快的挖苦哈利。
“你还是多操心自己的脑袋吧,明显它更可怜。”哈利瞥了眼德拉科露出的额头。
“What?!你这个……该死的我们先找个有房顶的地方!”
德拉科愤怒的话被伦敦突如其来的大雨打断,他四顾周围,然后抓住哈利的胳膊小跑起来。
 
两人冲进一家酒吧——选择忽略门上的营业时间。
“对不起我们还没有开始营业。”正在擦拭桌子的女服务生头也没抬,小舞台上的乐队还在调试乐器。
德拉科理了理头发,走向服务生。
“对不起我以为我们可以在这里待着直到雨停,你知道的,伦敦的雨总是这样,”德拉科在服务生痴迷的眼神里牵起一个笑容,“突然。”
“当……当然可以。”服务生羞红了脸。
哈利翻了个白眼。
 
德拉科和哈利并肩靠在吧台上看着乐手们调音,断断续续的音乐夹杂着玩笑声。
“达力有一把吉他——我表哥达力,尽管他根本不会弹。我曾经很羡慕他有那把吉他,因为即使他弹得只是一些诡异的调子,姨夫姨妈也会夸他。……后来才觉得自己真蠢。”
德拉科偏着头看着哈利,哈利只是看着舞台上的吉他手。
“Come on,只是一件麻瓜乐器而已。”
“闭嘴马尔福,你又不懂。”哈利转头瞟了一眼德拉科。
“哦?”德拉科挑眉,“你马上就会后悔的,波特。”
说完德拉科便向乐队走去,“等着看吧,哈利·波特。”
哈利忍不住笑了。
 
德拉科已经接过了吉他坐在了话筒前,他调了调音,指尖挑起一串音符。
哈利瞪大了眼睛。
“Cuz I live to get lost in lazy afternoons… with you …”
德拉科冲哈利扬了扬眉毛。
哈利觉得自己脸红了。
“Cuz just one kiss is all I need…”
德拉科勾起唇露出一个称得上是甜蜜的微笑。
哈利的体温燃烧起来,那个在两人言语战争前的吻在哈利的脑袋里不断重现——德拉科忽然的凑近,他金色的睫毛扇动着,灰蓝色的眼睛像黎明时的湖泊,里面只有自己的倒影……
“Everything’s gonna be alright ,cuz thousand miles wouldn’t keep me from seeing you… ”
哈利忽然觉得让德拉科唱歌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梅林啊他怎么会弹麻瓜的吉他,哈利捂住眼睛,在心中无力的呐喊。
“Cuz all I need to do is close my eyes and you’ll be right by my side… ”
德拉科现在无比感谢自己家有一个醉心于收集麻瓜用品的家养小精灵,也无比感谢原谅那只叫佩吉的小精灵私藏物品的自己。瞧他的男孩,羞腼的样子让他移不开眼睛。
如果说德拉科马尔福这两年做过什么对的事情,第一件是在大战里冒死把魔杖给哈利·波特,第二件就是鼓起勇气向救世主发出了约会的邀请函。是的,他就是抱着约会的心情来的。
马尔福家族在大战中损失惨重,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一向优雅、保养得当的父母老了,他们疲惫的笑容下藏了太多无法言说的东西。父亲让他去做的事情他不可能拒绝。同时德拉科也明白,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马尔福家族必须保持低调,他们将遭人非议。
在迟到了将近半天后,德拉科怀着绝望的心情赶来,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幻影移行后他险些吐出来。然而当他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内心涌出的狂喜瞬间淹没了所有的虚弱。他整理衣服,对他的男孩露出一个熟悉的笑容。
“I said thousand miles wouldn’t keep me from seeing you…”
德拉科唱完最后一句,对熟透的哈利眨了眨眼睛。
 
“Bravo!”乐手们大声喝彩。
鼓手对哈利大声问道:“嘿兄弟,他是你男朋友吗!”
哈利捂住脸,感觉自己随时会晕过去。
德拉科朗声笑起来,回答道:“这首歌不是给男朋友的。”看着吧台前的哈利,他笑着说:“To my green gem.”
 
哦上帝,没人能拒绝这么温柔的情话,被遗忘的服务生看着德拉科和哈利,痴迷的想着。
 
走出酒吧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哈利在乐手们大声的调笑里恨不得立刻使用魔法消失。德拉科应对自如,笑着和他们说再见。
雨还在下,但是小了很多,两人并肩走在无人的街道上,路灯忽然亮起,照亮了伦敦雾蒙蒙的夜色。
哈利的脑子里乱七八糟,不知道该说什么,德拉科坦然自若的哼着刚刚唱的歌。
“停下!别唱了!”哈利忽然叫出声,他知道自己的脸又红了。
“为什么,波特,下一句不就是……”路灯照进了德拉科的眼睛,像闪着星光的夜空。
“马尔福!我说停下!”
“When you’re smiling back at me, I’ll be kissing you…”德拉科用柔软的、深情的、充满诱惑的声音唱出这句歌词,成功的把哈利困在了自己和路灯中间。
“看样子救世主哈利·波特正在期待一个吻,对吗,哈利?”德拉科温柔又恶劣的看着他的男孩。
“You wish!”
再一次抗议无效,哈利没说完的话被德拉科截在唇齿之间。
德拉科托着哈利的后颈,舌尖轻扫男孩颤动的嘴唇,吮吸他湿润的下唇。
“德拉科……”,哈利的意识渐渐飘散起来,唇边溢出一声低吟。德拉科柔软的尖趁机侵入,缠住哈利来不及退避的舌。
德拉科的吻太过温柔,不知不觉中哈利拥住的德拉科腰,开始回应他。两个男孩深深地吻在一起,一个退开一点另一个马上追上去。德拉科的手伸进了哈利宽大的T恤里,抚摸温暖细滑的腰线。哈利抱紧德拉科,心里却冒出一阵心酸,他多瘦啊。
两人喘息着分开,哈利低下头顶在德拉科的肩膀上,双手仍然环在德拉科腰间。
德拉科捏捏哈利泛红的耳朵,轻笑道:“没错,哈利,你说得对。”
“什么?”哈利不解的抬头。
德拉科低头吻上哈利湿润的绿眼睛,男孩的眼皮在德拉科唇下轻轻颤动。
“I wish.”
 
-FIN-

--------
唔之前发在微博上,前段时间非常丧的时候写的,写的也不好,做了一点点小修改,希望各位喜欢,啾咪!♡